猫咪社区给我官网

.630shu.co,最快更新巡灵见闻录最新章节!

所谓的异兽嘛,和我在地府中御使的蜈蚣巨兽,性质相差不多。

它们的灵智没有完打开,不能使用妖法,还算不上妖怪,但是,身躯强度却在高速进化。

有些厉害的能觉醒些本命天赋,如,在一定界限内身躯变大、变小,或是能够御火、喷水,发挥的好时,将观则法师给吞吃了也能做到。

甚至,能和通天境界高手硬碰硬,至不济也能逃走。

需要指出的是,异兽的本命天赋能力,和妖怪使用的妖术完就是两码子事,简单讲,这是来自于本能的攻击手段,不是在施展法术,这其中有着本质的区别,需要加以鉴别。

至于进化过的植物?那也是让人头疼的所在。

如,根系向下无限延伸的老树,它那随时随地能破土而出的根系,要人命就在呼吸之间!

或者说,体积数百倍变大的野藤,‘缠绕死亡’可不是开玩笑的。

总之,这地方的植物可能看起来很是美观,但不定何时,就会变为索命魔物。

至于散落于世间的阴魂邪物?在孤山中反而较少。这是因为,孤山中的异兽才是决定性因素,它们压缩了阴魂的活动范围。

时间一长,苍茫孤山的凶悍之名传遍方外,且这条山脉中没发现什么魂石矿藏,灵花奇草的数量也比较少,那进山后就是和异兽怪树玩命死磕呗,利益和风险根本不成正比,所以,法师们也不愿接近。

超萌米奇少女可爱清新高清写真图片

‘斜阳居士’之所以逃进此山,也有利用孤山异兽去抗衡夜山阁两院势力的打算在内。

所以说,探索苍茫孤山的风险度超高,只是比另两项低些罢了,真就不能掉以轻心啊!

好消息是,苍茫孤山的异兽很有自身原则,基本上不会主动侵犯人类家园,它们固守山区地盘,和人类井水不犯河水的。

但眼下,一众法师赶赴孤山乱折腾,鬼知道异兽们会有怎样的反应?

“斜阳居士还真是能作!”

我和二千金说了这么一句后,她突然转头看向后方。

眼皮就是一震,我立马拉着二千金藏身到路边的大树之后。

等待片刻,路后方打过来光亮,一看就是车前灯,我的眼睛就眯了起来。

法力运行到眼部,将遥远画面拉近,心头就是一紧。

那是辆越野车,正高速行驶而来,开车的青年我有印象,可不就是飞机中的某个乘客吗?

他旁边的那个四十岁男子,让我心生大警惕,因为中年男就是大千金看出来的通天初阶高手。

隔着车前窗,这两个人比较好分辨,但坐在后头的人很难看清楚,隐约判断三四个人坐在后排座位上。

不用看清那些人的脸,我就意识到了,二千金所说的成真了。

飞机上遇到的六人果然是一伙的,他们弄了辆越野车,大半夜的不睡觉,向着孤山飞驰,目的吗?和我们一样一样儿的!

车轮将薄薄积雪掀飞,这辆车安装了冬季胎,性能很是优越嘛。

汽车带着寒风从路上疾驰而过,我和二千金看清楚了后面坐着的那几个人。

即便车玻璃是防透视的,在我和二千金的眼神下也毫无作用。

越野车中坐着的四男两女,都是熟面孔,和我们一路同行的坐飞机赶来的。

这几位也在寸灵城登机,也许,他们份属于寸灵城的某个门派?

我脑中闪过寸灵城的势力格局,诸多大派在寸灵城都有分堂,很难判断他们的出身。

在通天境面前,我的幻术一定是被发现了,这伙人应该知晓我是个伪装的散修了,但我使用的幻术来自于宫重秘传,即便被发现了,想要看穿我的真容也很有难度,所以,我觉着对方还不知道我是谁。

可不能被看穿真容,不然,姜度这名字有可能引来追杀。

我默默的掏出包中的面具戴上,才感觉安些。

至于二千金?这个不用多管,她本身的隐形能力极为出众,通天境初阶很难发觉到她,但若是周爵那等功力的,可就另当别论了。

二千金也下意识的将阴雾重新挡在脸前。

我俩做好准备,这才从树后闪身出来,缀在越野车之后五百米远的距离,向着孤山前进。

几十分钟后,越野车停了下来,前方就是寒雾笼罩的山口,这鬼地方的树木比方外其他山脉中的更加高大,形态更为狰狞。

若是和方内的森林对比,孤山中的大树是成年人,方内的树木只是五岁儿童罢了。

我和二千金就在他们后方,近距离看着孤山,耳中不时传来奇怪的啸声,我的心头像是压落大山,无比沉重。

如果不是因为斜阳居士,鬼才愿意闯进这样邪门的原始大山中呢?何况,还是在严寒的冬季?

这些老树怕不是都有数十丈的高度?冰雪华盖、银凌低垂、怪形怪状,源源不绝散发寒气冰雾,这等恶地,对生物太不友好了。

满满的恶意!

这里只是孤山诸多山口中的一处,停放的可不止一辆越野车,入眼所见,隔着一段距离就停着一辆车,证明早就有高手入内了。

我们并不是最早到来的。

也是,总有身在附近得到消息立马赶来的,比我们这等坐了好几个小时飞机的,要快上许多。

近水楼台先得月嘛,可以理解。

六法师从越野车上下来,借着冰雪之光,打量山口内部,又看向周围停放的诸多车辆,他们的神色都不太好看。

我和二千金小心的潜伏在数十米开外,竖着耳朵听他们谈话。

“师叔,看呀,车子这么多,我们是不是来晚了?”

二十多岁、穿着羽绒服的貌美女子说话了。

中年通天高手摆摆手,轻笑一声说:“缤嫦不用心急,想那斜阳居士何等厉害?消息传出来才半天时间,他不会支撑不住的。别人即便早来,又怎么可能这么快捷足先登?”

“我七塘咒宗还没出手呢,哪轮得到别人?再有,六长老她们不久后就到了,等到咱们汇聚一处,实力大增,且看谁能吞下斜阳居士这块大肥肉?夜山阁?哼,他们不过是螳螂捕蝉在前,咱们才是黄雀在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