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视频污无限

旅长办公室,正和政委乔松林说着话的时候,苏七月桌子上的手机就突兀地响了。

乔松林笑了笑,伸手示意他先接电话。

苏七月对他抱歉地一笑,拿起手边的电话。

看到上面的电话号码,苏七月就是一愕。

这个号码他虽然没拨通过,但是绝对熟悉——是总部办公厅的号码。

办公厅和总部作战部一样,都是正军级单位,只是工作上的分工有所不同。

办公厅周凯峰主任,和作战部秦部长一样,都是正军级领导。

当然了,作战部作为总部最核心地部门之一,分量上肯定要稍微重一些。

总部办公厅的电话,居然会直接打给自己,这是什么情况?

不怪苏七月有这样的疑惑。

事实上,总部下面的部门之中,办公厅基本上是处理日常事务的。

和作战部这边,基本上没有太多直接交集。

心事少女唯美清新私房照

办公厅那边的领导,苏七月也很少去打交道。

现在突然接到办公厅的电话,苏七月就有些愣神。

乔松林看到苏七月这副神情,心中也有些疑惑。

他正打算借故离开,苏七月已经接通了电话。

“喂,是七月同志吧?我是办公厅周凯峰啊!”

“是我是我,周主任你好!”

苏七月很快应和道。

可能因为事情紧急的缘故,周凯峰没有多客套,直接说明了来意。

“七月同志,现在有一个紧急情况。杜总长有令,让你即刻来总部一趟。他和作战部秦部长,会一直等着你~”

周凯峰没有说明是什么情况,但是苏七月只稍微一琢磨,脑海中顿时闪过一道亮光。

今天是8月8号,也是奥运会开幕的日子。

晚上8点,这场举世瞩目的大型体育盛会,就将在京城拉开帷幕。

根据自己重生之前的记忆,就在京城奥运会开幕之后不久,另一件国际关注的大事也将会发生。

现在杜总长突然将自己召回京城,莫不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件事在这个世界同样没能避免?

脑海中飞速思忖一遍的同时,苏七月口中却是一点没有迟疑。

他应和着表示道:“是,周主任,我这就去准备。”

周凯峰闻言,就嗯了一声道,“好,我这边已经和你们C市双流机场那边联系过了,大概1个小时之后,就有一架来京城的飞机。”

“你直接上飞机,我会安排人去机场接你。”

苏七月闻言,顿时知道情况紧急。

他立刻应道:“是,周主任,我这就去机场。”

“好,那七月同志,我们稍后总部见~”

周凯峰说完之后,很快挂断了电话。

苏七月将手机放回桌上,这才得空看向对面的乔松林。

刚刚接周主任电话的时候,苏七月并没有避忌乔政委。

乔松林这会儿,自然也听出了一个大概。

这位主动站起身道:“旅长,是有紧急情况吧?”

苏七月嗯了一声,点头道:“是啊,政委,总部周主任已经帮我和机场那边打了招呼,可以等我半小时。现在距离飞机起飞还有1个半小时,我现在就要赶过去了。”

乔松林唔了一声点头道,“好,那我这就安排车子送你去机场。”

苏七月摆了摆手道,“不用了,政委。我现在就给小云同志打电话,让她送我过去。”

听了苏七月的安排,乔松林就释然地应了下来。

刚刚会议中,龙小云、窦志刚这两个副参谋长虽然不是旅委员,但也同样列席了会议。

这会儿旅长给她打电话让她安排车辆,自然是最节省时间的。

苏七月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,电话很快接通。

“小云同志,准备一下,送我去双流机场。”

电话那端,龙小云没有丝毫犹豫:“是~旅长,我这去开车。”

结束了和龙小云的通话,苏七月一边往外走,一边给乔松林叮嘱了几句。

“政委,这次去京城,时间估计不会短。旅里的一些事儿,就多辛苦你了。”

乔松林知道苏七月说的是什么,当下连连点头应了下来。

“放心吧,旅长,和狼牙特战旅的‘友谊赛’,我会和大家一起好好盯着。”

苏七月微微颔首,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……

C市双流机场,停车场外,一辆军用吉普缓缓停下。

下了车之后,已经换上了便装的苏七月,挥挥手对龙小云开了声。

“小云,你先回吧,我这就去登机了。”

龙小云犹豫了一下,还是开声道:“还是我送您进去吧,也省得一些麻烦。”

龙小云的意思,苏七月当然知道。

她这是担心飞机因为自己的原因延误,使得其他乘客心生不满呢。

毕竟自己这会儿穿的是便装,有她这个中校在一旁,情况应该好一点。

可她不知道的是,要是自己让她送上飞机的话,反而更容易让别人产生误解。

当下苏七月就坚决地摆了摆手:“不必了,我自己过去就行。”

见苏七月拿定了主意,龙小云也不敢再多言语什么。

虽然不知道旅长为什么这么急匆匆地赶去京城,但是龙小云相信,那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。

原因很简单,刚刚自己在旅里见到乔政委的时候,对方的表情十分凝重。

对自己送旅长来机场一事,政委是千叮咛、万嘱咐。

以龙小云对政委的了解,她知道这肯定是出大事儿了。

不过,旅长和政委都没有说,她当然不敢多问什么。

目送着旅长步履坚定地走向电梯,龙小云这才重新发动了车子。

……

双流机场候机大厅,苏七月进去之后,早有机场的工作人员候在那儿了。

看到他进来,一名漂亮的乘务员就连忙小跑了过来。

“请问,您是苏先生吗~”

“嗯,是我~”

苏七月应了一声,将自己的证件交给了对方。

乘务员很快浏览过后,立刻交还给了苏七月。

“苏先生,这边请登机!”

“谢谢!”

乘务员亲自走在VIP通道上,引着苏七月登机。

登上飞机之后,早有另一名乘务长在候着了。

对方看到苏七月之后,就微微欠身道:“苏先生,您的座位在这边~”

顺着乘务长手指的方向,苏七月就看到了前面的商务舱。

他微微一愕,心说:周主任给自己订的明明是经济舱,怎么会?

不过以苏七月的豁达,自然不会在这种小事上多纠结。

跟着对方来到商务舱坐下,苏七月就听得身后一名中年人在发牢骚。

“怎么回事?都快起飞了才登机?”

中年大叔瞥了一眼身边相差了十来岁的女伴,表情十分不满,“现在的年轻人,真是越来越不懂事儿了。商务舱,估计也是难得坐一次,一点都不守规矩。”

面对这位的指桑骂槐,苏七月也没有搭理的兴趣。

倒是这位身边的年轻女伴挺通情达理的。

看了一眼苏七月,这位就微笑着对中年男子规劝道,“哥,也没什么,谁都有个特殊情况嘛。”

“哼,有特殊情况就别登机啊!”

中年男子哼哼着说道,“开汽车走高速,不也一样能到嘛!小小年纪,坐个长途又不累。”

面对中年男子的指桑骂槐,苏七月就有些无语。

这样自我感觉良好的人,他前世见得多了。

用一句话来形容,就是满瓶不动半瓶摇。

刚刚自己来的路上特地让龙小云开快一些,时间长是绝对没超的。

只不过因为商务舱这边登机较早,才显得晚了一些。

这个微胖的中年人,为了这么点事儿依依不饶,无疑是在彰显自己的优越感。

对这样的人,苏七月是有些看不上的。

相比之下,倒是他身边的女伴,素质比他高了不是一星半点。

中年人嘀咕不已的时候,一旁的乘务长就微笑着开声了。

“这位先生,不好意思。飞机即将起飞,请您保持安静好吗?”

中年人闻言,脸色顿时一变。

他虽然人不是太聪明,但是乘务长话语中偏帮苏七月的意味,还是能听出来的。

当下中年男子眼睛一瞪,就要发飙。

一旁的年轻女子见状,连忙拉住了他。

乘务长扔下一句话之后,就重新来到了苏七月的身边。

“苏先生,飞机这就要起飞了,我来帮您系上安带。”

苏七月愣了一下,还没来得及拒绝,对方已经伸出了手。

无奈之下,苏七月只能是轻轻点了点头:“谢谢~”

身后的中年男子看到这一幕,眼神就是一凝。

他虽然自我感觉良好,但是人可是一点不蠢。

眼前这个空姐,从其身前的标牌就能看出是乘务长。

其身份,在整个这趟航班中是很高的。

即便是自己这样经常坐商务舱的乘客,基本上很少能和对方搭上讪。

至于名字,就更不会被对方提及了。

可是前面这个年轻人登机既晚,穿着也只能用得体来形容,不像是什么有钱人。

可这个乘务长不但没委婉地指出对方登机晚的问题,反而倍加殷勤。

至于现在,更是能直接报上苏七月的名字。

这种种迹象表情,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来头实在不简单。

想明白了这一点,中年微胖男子到了嘴边的话就再也不敢说了。

他也算是普通人眼中的成功人士,对一些传闻,偶尔也能听到一鳞半爪的。

根据他过去的一些经验,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身份绝不平常。

否则的话,像他登机这么晚,很可能会被拒绝登机。

更不会有乘务长亲自照顾的情况发生。

这种种迹象表明,眼前这个年轻男子,怕是非富即贵,绝不是自己能招惹的。

自己刚刚的一番冷嘲热讽,说不定就被人家记恨在心了。

思忖至此,中年男子就有些微微色变。

连他身边的年轻女子低声向他问话,他都没反应过来。

看到这位“哥”突然之间满头大汗,年轻女子心中就是一突。

不过,这个时候她也不好多问什么,只能按捺住不说话。

身后二人的这些状况,苏七月当然不知道。

此时乘务长刚刚系好安带,他就微微颔首,感谢道:“谢谢~”

“苏先生,不用客气,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气质颇佳的乘务长笑盈盈地说道。

苏七月这边登机之后不到二十分钟,很快飞机就起飞了。

戴上耳塞,闭上眼睛,苏七月不禁暗暗思忖。

这趟京城之行到底是不是为了那件事情,他现在还不敢确定。

但是能够惊动到杜总长,让他直接派出办公厅主任直接召见自己的事儿,肯定不简单。

如果真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件事情,那倒是没什么好担心的。

反正最终的情况,应该还是在掌握之中。

……

三个小时零五分钟之后,飞机在京城首都机场落下。

从VIP通道出来,苏七月就看到一排排身着军装的战士,在各个重要位置严阵以待。

这事儿其实不难理解。

毕竟奥运期间,情况特殊。

机场等重要场所戒备严一点,那也是应有之意。

虽然是走的VIP通道,但是同样要接受武警人员的检查。

轮到苏七月的时候,他神色平和地将自己的证件交到了对方手里。

接过他的证件一看,负责这个区域的武警上尉就是一怔。

“军衔:上校;职务:C军区某旅……旅长?”

看着苏七月年轻帅气的面容,上尉就有些碍难。

按说对方的证件肯定是真的,这一点他可以确定。

可是这么年轻的旅长,这有可能吗?

武警在没有改制之前,虽然同属于军队编制,但是两者之间的区别还是很大的,彼此之间的交集并不多。

这要是换做部队的人巡检,肯定一下就反应过来苏七月的身份了。

虽然检查之后,确认苏七月的证件没问题。

可因为是特殊时期,武警上尉还是不敢擅自做主。

他和身边一名手下交代了几句,自己亲自拿着苏七月的证件快步走向了前面正在巡视的一名少校。

“队长,这个人,您看有没有问题~”

被叫做队长的少校接过苏七月的证件一看,顿时愣在了当场。

看到队长错愕的表情,上尉以为自己判断对了。

他正准备开声询问下一步动作,少校队长就撇开他,拿着证件径自走向了苏七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