富二代app视频官网下手机版

“呜~”

“呜~”

“呜~”

如烽火台一般,克利族堡垒上的警报一声接着一声,传至远方,这代表空中威胁来临,按照平时训练,它们开始进入堡垒掩体。

两侧。

一个个石窗内。

“咕咕~”

“咔!”

“满弓。”

“。。。”

密密麻麻,手臂粗的箭从中伸出来,而在堡垒顶端,为了不让飞行异兽停留,轰的一声,平台中间一条火线,眨眼间便燃了起来。

火焰。

清纯甜美小萝莉大秀白嫩胸姿

钢弩。

黏胶。

它们对付飞行异兽的三大手段,曾经考虑过黏胶掺杂可燃物,然而,效果让他们很无奈,乱飞的异兽没死,把它们家给点了。

于是。

鉴于杀敌一千,自损一万,只能放弃作为主要手段,而是当做保留手段。除非遇到真正难缠,要不惜代价消灭的,才会使用。

“在哪?”

“那边。”

“这次的异兽好小,和人类差不多。”

“味道应该比不上。”

“饿了。”

“打完就去吃。”

“。。。”

堡垒外墙,克利族士兵们议论着,嘲笑一般,看着远处会飞的小点。然而,随着越来越近,它们惊奇地发现,“没有翅膀?”

。。。

远处。

陷坑。

“快跑。”

听到警报,克利族看守首先跑了,至于人类?哪顾得上理会,要是被杀了,等打退飞行异兽,刚好可以加餐,完是小事。

“让开。”

一个克利族直接拍开挡在前面的人类。

“噗通~”

人类滚倒在地。

“嘶!”

皮被蹭破了,却不敢言,爬起来,准备继续跑,蝼蚁尚且贪生,何况人类,尽管知道作为食物的命运,但求生的本能没有失。

忽然。

他张大了嘴巴。

只见。

“咻~咻~”

天空。

不知道多少道黑影闪过,而跑在他前面的那个克利族,仿佛被绊了一跤一样,扑倒在地,滚了几圈,然后,就一定不动了。

“完了!”

这是他唯一的念头。

跑不过异兽。

死。

这是常识。

“你们不用跑,原地待着。”此时,一道声音传入他的耳朵,愣了一下,心想,这是谁啊,什么叫不用跑,难道要在原地等死?

顾不得管谁在说。

跑。

绝不能听这个声音的。

“啊!”

“我的身体。”

“哎呦。”

“动不了了。”

“。。。”

所有向堡垒奔跑的人类,仿佛都被施了时间迟缓术,感觉阻挡他们的不是空气,而是水一样,所有力被慢慢抵消,停了下来。

然后。

一脸骇然地望着远处的堡垒。

。。。

“不可能。”

看到飞来之物,所有克利族的大脑中冒出这句话,一个个不可思议地看着远处,那几百个会飞的人类,连武器都忘了发射。

可是。

对面没给它们接受时间。

“咻~”

一道黑影闪过。

刺入窗口。

“噗通!”

一个掌管发射的克利族向后飞了出去,其他克利族一看,其额头上,已经多了一个洞,死了,死不瞑目,眼神中满是惊骇。

其后面墙壁上,扎着一根奇特的金属武器。

“啊!”

“杀!”

回过神。

准备反击,可是,还没走两步,射穿额头的武器动了,在它们眼珠子都快凸出来的表情下,呼吸间,便穿过了它们的脑袋。

同样的一幕,发生在各个弩窗。

当然。

也有发射成功的。

另一处。

“咻~”

钢弩携带者巨大的动能,对着一位联邦天域就是一箭,对此,天域只是微微一笑,侧过身,轻松躲了过去,天域,子弹都能躲。

何况这。

下一秒。

里面的克利族,都死了。

堡垒上。

更是惨烈。

“啊~”

“噗通~”

“可恶的人。。”

“。。。”

精神力兵器,杀敌的效率,堪称恐怖,一心多用,几乎眨眼间,就有十几二十个克利族饮恨当场,堡垒上的战局,几乎是平推。

“不可能。”

“不可能。”

“这是什么能力。”

“不。”

“。。。”

死前。

这些克利族战士简直不敢相信,会被人类从兽星攻破,还是一群会飞的人类,甚至,掌握着他们不理解的攻击方式,极其强大。

曾经。

人类是食物。

今后。

恐怕它们要被终结,带着不甘,倒地,死去。联邦的命令是:战场原则。他们可以根据自己判断,来对敌人采取各种措施。

显然。

对方就在攻击性武器旁边。

那么。

高威胁。

不用留手,第一时间解除威胁,而且,这些克利族竟然把人类当食物,本就该死,懒得考虑那么多,堡垒上都当做高威胁目标。

清除!

。。。

远处堡垒。

看着一面倒的战斗,族人在攻击者面前,毫无反抗之力,观察台上的克利族直接傻眼了,腿都在打颤,下方,长官正在叫。

“怎么?”

“那边什么情况。”

“说啊。”

观察员直接朝着下方吼道:“跑,快跑,有多远跑多远。”

声嘶力竭。

用尽了毕生力气一样。

这话。

把下面的一众克利族吓着了,即使是面对最危险的情况,作为观察员的素质,不应该会失态,应该第一时间汇报看到的内容。

然而。

没有。

跑。

声音中蕴含的恐惧,仿佛面对着无比可怕的存在。

然后。

更让它们慌的是,那个观察员,直接从台上飞奔下来,带着无比惊恐的表情,再次吼道:“快跑,离开这里,越快越好。”

说完。

正准备跑。

“砰~”

一拳。

它被长官打倒在地。

疼。

但已然不觉,这要是不跑,等会儿还不是要死,而且死得毫无价值,见这货还想跑,其长官气坏了,扰乱军心,丢大人了。

“你看到了什么?”长官吼道。

“人。。人类。”

“啪!”

一巴掌。

“人有什么可怕的。”长官气急,还以为什么呢,手下竟然被人吓成这样,你还有没有一个身为克利族战士的尊严,奇耻大辱。

我的刀呢。

“不一样,不一样。。”

观察员惊恐道。

“有什么不一样?”

“他们。。不是人。”

“。。。”

长官感觉自己被耍了,你特么在逗我吗,是人,又不是人,你瞎啊!就在这时,远处,又飞奔来一个观察员,“跑,快跑。”